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葉子

慈悲自在,不执放下

 
 
 

日志

 
 

转载中信国安分析  

2008-10-18 17:33: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一篇对国安碳酸锂技术的探讨文章----因朋友的“也许”而写

    最近网上出现批驳乃至否定国安碳酸锂的文章,姑不论这些文章的动机,但这些似事而非的文章很明显对投资国安的朋友造成了巨大的困扰。我前面写了两篇辩驳的文章,大概说明了一下国安碳酸锂的技术生产情况,使得否定国安碳酸锂的人从对国安碳酸锂近乎全面否定到现在只能是在某些细枝末节上的骚扰。

本来已经不准备就这些无聊问题再做探讨,但是看了朋友在我博客里的交流,甚至说到了“也许”10年,还是感到了投资国安的朋友们现在心里的变化,关键是信心受到了影响,而信心是投资的基础。所以思考再三,还是在写一篇探讨文章吧,并且在最后,会有对国安碳酸锂的个人总结看法,希望能和朋友们共同就碳酸锂的问题得到一个较为全面的交流探讨,共同讨论进步。(考虑到这篇文章主要是面对长线国安的朋友,因此语气尽量柔和。)

在此之前,先就最近的批驳国安碳酸锂的文章进行一下简单的讨论。

在我上面两篇文章之后,批驳国安碳酸锂的文章已经无法对国安进行大范围的攻击,现在转到了小范围的细节上的纠缠,我大概分开说下个人对此得了解。

首先还是说污染和杂质,国安生产过程中副产的氯气,盐酸成了攻击的主要原因,在攻击盐酸纯度和运输问题失败后,现在的新批驳观点是说其中附带的一些杂质,使得国安副产的氯化钙带有杂质,无法用到“旺旺雪饼”里等等,(其实际含义是说国安这样不行,只能污染),,呵呵,,首先,国安对这个副产品没有任何想进行高附加值利用的想法,前文说过,盐酸除了做硼酸的消耗,剩下的只是用石灰石进行吸收,变成氯化钙,而这个杂质必然会在粗硼酸和粗氯化钙中出现。粗硼酸暂且不说,大家知道已经是很受市场欢迎,满产满销了。就说氯化钙也很简单,有杂质肯定不能直接用在食品级里面,但是可以用在工业级里面,工业上应用氯化钙的地方很多,比如,高速公路上除冰化雪的化雪盐,,混凝土里面的防冻剂,工业除尘干燥剂等等,都是氯化钙应用。因此,国安没有必要去做高纯盐酸,更没有必要去做食品级的氯化钙。整体说来:盐酸对国安来说有用,并且实际也生产使用了,至于氯化钙,这样有利无弊的事情我看不出来不做的任何逻辑。说实话,个人认为用“旺旺雪饼”这样来看问题的人只能是言语善于夸张,没有工业经验的人。但这样的言辞对于同样没有工业经验的人会产生混淆。(另外,氯化钙也很好运输,呵呵)

顺便说一下,盐湖集团用得盐酸也是其综合利用里副产的氯气盐酸精制后得到的,这个是很简单的工艺,不过对盐湖集团来说,由于其盐酸要作为淋洗剂使用,因此对纯度的要求应该是较高的(试验中是分析纯,工业生产时纯度尚不清楚),所以,此处如果有困难,那也是盐湖集团有困难,而不是国安。不过,大家应该可以想到,这个是高科技么?真的很难么?呵呵,基本上吸收氯气、氯化氢气体粗制盐酸是最低级的化工工艺吧?!这个低级问题的反复纠缠没有意义。

( 设备腐蚀问题也是一样,就化工和冶炼业来说,常用酸对设备的腐蚀是最常见到的东西。不存在无法克服的高科技问题。盐湖集团也一样面临这个问题,很常见)

所以,这方面的国安不存在问题。(实际上已经生产销售很多粗硼酸了)

硼酸杂质问题不需要再说,同氯化钙。

再说下某些人不懂的“提硫酸钾镁肥后制备的卤水”。事实上,在去掉制作硫酸钾镁肥的固体矿后的卤液仍然需要进一步制备到符合一定要求的参数后才能开展下一步,它对生产有影响。因此,必须进行一定的制备。另外,有必要玩文字游戏把提钾提锂技术分开作为两条线么?后面是否还要专门在说成提硼提镁的两条线呢?对国安来说,都是循环利用一个而已。这种把戏只是浪费时间。

关于硫酸钾镁制备硫酸钾,这个在我的博客里早就贴过,很简单的。并且我的博客文章里面还有罗布泊用硫酸钾镁制作硫酸钾的较详细文章。虽然我不知道国安为什么不生产硫酸钾,但是,我知道,国安早在几年前就申请通过了此类生产硫酸钾的专利技术,因此,某些人以为知道可以用硫酸钾镁制备硫酸钾就要对国安要奖金的自以为是可以休矣。

继续说碳酸锂杂质问题吧。实际上,说这个的时候大家都仔细想一下,锂在盐湖中提取的难点是什么?

难点是在“高镁锂比”下提取锂!这个是世界难题,但是假如不是高镁锂比,那他还是不是难题呢?事实上,不是大的难题,这个在20年前中国的四川自贡张家坝化工厂就已经解决并生产运用了。(说明一下,这个化工厂是中国最早制定碳酸锂标准的化工厂,在自贡用盐卤制备碳酸锂。)一般来言,在这种情况下直接采用碳酸钠分步沉淀法,考虑杂质多,还可以用石灰乳来脱硫钴....等,,这个证明很多,没有必要详细探讨下去,只是大概说明,在成功的摆脱了大量的镁后,剩下的去除杂质是简单和现成的工艺。(在下面的盐湖集团实验报告里也有证明。)(有人说这个是噩梦般的存在,真的么?)

所以,我认为这种国安除镁后去除杂质是简单和可论证的科学的,对国安目前碳酸锂纯度是够用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个。

至于国安鉴定会,否定鉴定会的人认为其中某些人和单位只设计过第一座盐湖提锂装置,呵呵,我想说一下,全中国也没有设计过第二座盐湖提锂装置的人和单位,甚至全世界也有可能没有设计过两座盐湖提锂装置的人和单位。还有郑绵平院士,其似乎是院士里面对碳酸锂勘探和生产最熟悉了解的人了。强调一下,如果没有客观事实,请不要随意否定国家级的鉴定结果。

技术上树脂等下再说。先说下反对国安的人推崇的青海锂业和盐湖集团吧。(说盐湖集团的时候把树脂这个问题就说到了)

就青海锂业来说,我尊重各个媒体和政府网站的报道,合格产品下线了。因此,我在前文中说到,西部矿业重组青海锂业后立刻碳酸锂成功了,即使我主观不这么认为,但是我仍然客观尊重这些报道,除非我有绝对的客观事实可以否定。对写反对国安的文章作者来说,其认定青海锂业已经量产。我查遍了手里所有的资料,没有找到任何青海锂业量产的报道,只有合格品下线的报道。量产和产品下线在工业生产中那是巨大的区别,国安的合格品下线甚至可以追溯到05、06年,而直到现在国安也没有量产。另外,文章作者质疑反对国安的依据之一就是看不到国安碳酸锂硼酸等产品的销售,而事实上,这些产品无论在媒体大量报道和实际销售中都能见到,并且有明确法律效力的国安季度报告更是详细说明了当时碳酸锂销售数量。可是,青海锂业(或者西部矿业)的碳酸锂生产销售的任何报道都没有,在实际销售中没有任何听说,国内的各大化工产品销售网站均没有其公司销售碳酸锂产品,这符合一个量产公司的表现么?。按照反对国安文章作者的逻辑,应该否定的是青海锂业,而不是国安,可是作者却做了相反的判断!如此混乱的逻辑!只能说明在其心中主观猜测远远高于客观判断!因此,这样逻辑下的结果是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的。对于青海锂业,个人认为现在没有任何进行重视的必要。

再说盐湖集团。盐湖集团的碳酸锂生产是基于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的试验建立起来的,下面是该研究院的实验报告节选。

节选一===陈儒庆,徐运海,蔡炳荃(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 摘要:研究了用两步吸附法从察尔汗高镁低锂盐湖卤水中提取锂。

节选二====从盐湖卤水中提取锂已有过许多研究,如青海盐湖所,上海有机研究所,四川自贡张家坝化工厂和四川井盐设计研究所分别研究了从四川自贡、青海大柴旦盐湖卤水中提取锂。美国、日本、前苏联、以色列等国也做过许多从盐湖卤水和海水中提取锂的研究工作。而从青海察尔汗盐湖卤水中提取锂除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于1985年提出采用吸附法提取锂的探索性报告外,在国内外公开资料中未见有相关报道。
从盐湖卤水或海水中提取锂可采用的方法有沉淀法,离子交换法,溶剂萃取法等。对锂含量高、钙镁含量低的卤水,可直接用碳酸钠分步沉淀法制取碳酸锂,如张家坝化工厂和美国一些工厂曾采用此方法。溶剂萃取法可用烷基苯酚高分子聚合物、TBP十FeC1。、冠醚或磷酸脂等有机溶剂萃取,用Na。CO3,NaHCO 或盐酸溶液反萃取;

节选三====用离子交换树脂分离锂[4 ;亦可采用离子交换膜从碱金属或碱土金属中分离锂L5]。但阳离子交换树脂对锂无选择性,单独使用无法从大量碱金属或碱土金属中将锂分离出来,而用离子交换膜分离也只停留在实验室研究阶段,尚无工业应用的报道。

节选四====“从青海察尔汗盐湖卤水中提取锂和综合利用研究”是国家重点科技项目之一,本工作是该项目的一部分,即用吸附剂和阳离子交换树脂以两步吸附法从中提取锂的小型试验研究。1 主要材料、设备和试剂锂吸附剂:自制。堆密度850~900 kg/m。,湿真密度139 kg/m ,干真密度189 kg/m ,粒度0.5~1 mm,比表面积4 m /g,含水率约5O ,对察尔汗盐湖卤水的饱和吸附容量约为4.5 g/L;阳离子交换树脂: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产品,粒度0.3~1.2 mm;

节选五=====。。。锂吸附剂的吸附容量为4.5 kg/m 左右,用水可完全淋洗。淋洗液中除含有锂外,还含有大量的镁,。。。。负载于树脂上的锂、镁先用1 mol/L HC1或6O g/L NaC1溶液淋洗锂,再用3 mol/L HC1或150 g/L NaC1溶液淋洗镁,通过二步淋洗可将锂、镁分离。镁作为副产品回收。含锂溶液加Na。CO。溶液沉淀得到Li2CO 产品。

节选六=====结论:察尔汗盐湖卤水中含有大量锂,在用水稀释后,可用锂吸附剂和阳离子交换树脂回收。

(因为网络文章格式限制,有些化学式有欠缺,但不影响一般阅读,说明一下)

之所以用了不必要的大篇幅把实验报告节选出来供大家了解,是为了大家更全面的理解盐湖集团生产碳酸锂中的技术。这篇报告节选我想说3个问题:

1:锂吸附剂是该研究院自制,现在不明成分,在没有客观事实反驳的情况下,我将其认定为报告中的完美状态(实验过程没有贴出来,太长也没有意义,试验中该吸附剂表现较好),这个锂吸附剂是真正的独一无二的高科技产品。正因为如此,对他的担心是正常的。

2:该实验对杂质并不重视,这个也客观说明我前文说得(该报告也有提及)在非高镁锂比的成分中对一般杂质的去除是简单和成熟的。

3:关于树脂在其中的应用能够更加清楚。(事实上,反对国安的作者举到的用树脂分离一二价金属的应用原理和例子,如果可能的话,全世界的金属冶炼厂都可以关门了,给他诺贝尔奖也不足以奖励其贡献。。。本欲多说下树脂,想想还是算了)报告中提到使用的是自制的氢型阳离子交换树脂,我对这个有些疑问,但是在没有客观的详细资料了解前,我不能作出任何结论,但对其的成熟但心是很合理正常的。

关于否定国安碳酸锂的人的文章我个人的探讨暂时结束了,技术上说,国安现在应该还是在生产线的调整上吧。我还是认为网上否定国安的这些文章基本是没什么根据的,为这个耽误如此多时间有些不值得。

================================

下面是我个人对国安碳酸锂的整体看法:

国安碳酸锂生产我个人认为,其整条生产线最大的特点是没有高科技!!!

也就是说,整条流水线基本是成熟工艺的组装,它的主要特点是对成熟工艺的熟练应用和搭配,这一点上,符合工业化的基本要素。也正是由于这个特点,一般而言,他的成功几乎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

(盐湖集团的是新材料新技术,这种高科技意味着如果出现问题,那么很可能这个问题是人们没有遇到过的全新问题,没有什么可参考借鉴的东西,这里面可能的风险不言而喻)

类似国安碳酸锂这种生产线,一般而言,问题有三:

1:生产线的合理搭配和优化有个过程。

2:生产设备的选择调整更换在初期应该是有,尤其是对大规模工业化生产不熟悉的国安来说,适量的学费也许是必然的,而这点,在重机协助后应该有改善。

3:生产工艺中各个技术参数的优化调整。比如温度浓度时间原料量搭配等等。

就我个人来看,目前在重机介入并停产调整半年后,应该是前两个问题正在解决或者接近解决(国安报道是取得较大进展),而最后一个问题应该是前两个问题解决后的优化问题,相对来说,是更进一步提高效率的问题。

从整个国安碳酸锂所用技术来说,都是简单和常见的。从其生产线来说,也基本都是常见工艺设备的改制搭配。整体而言,不存在无法克服的高科技难题。

因此,最后对国安碳酸锂的个人认为地客观看法是:以成熟技术做基础的国安碳酸锂生产成功是必然的,是大概率的事情!只是时间问题,在重机介入协助后,会更快的成功。(强调一下,大概率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

特别的再说一遍,国安生产的碳酸锂即使不考虑副产的硼酸和氧化镁所获得的收益,目前的成本也是不高的!如果考虑硼酸和氧化镁的收益,成本还会进一步降低。大概数据可以看我上篇文章,现在必然成本不稳定。但是关于成本方面的担心没有意义。

主观判断,从个人想法,正常的话明年达到有较大产量的能力,在后年或者可以接近量产(12000--15000吨左右)。总体而言,2010到2011年生产线应该可以成熟。

时间是检验的唯一标准,而时间是我们长线者的朋友。

最后:祝我们正确吧,那意味着我们有明亮的眼睛和理智的思考。

ps:(关于国安的碳酸锂销售,我在07年就亲自验证过,这个不用担心)

(在当年,青海政府作出谁先搞出碳酸锂就把东台给谁的这个承诺的背景下,国安对碳酸锂的急迫应该是有的,或者因此使得生产线过快建设导致成熟度不够??(瞎猜的着玩啊,哈哈哈,,回答了无数猜测,偶也猜一个玩哈))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