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葉子

慈悲自在,不执放下

 
 
 

日志

 
 

为“兄弟打架”叫好,为叶檀今天的博文叫好  

2008-09-03 10:3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看到证监会如此快速的回击反对发改委的大小非征收暴利税的讨论。真的恨不得马上就给代表证监会的那个发言人两巴掌!别的措施和回应证监会可以慢吞吞,现在倒好,看到“发改委”研究员的讨论,就闪电出击?这里面透出2个信息:第一,对于证监会也就是尚福林吹嘘的股改成功的成果不容推翻,在证监会的角度看,这是关乎政治生命,不容打倒!第二,这是证监会的成果,即使是“小国务院发改委”也不要想来沾我们成果的光。我的就是我的!本来我认为大小非只是一个制度性的错误。对于制度性的错误,我坚持两点:一是这种制度的完善和改变,不是我们小散的事情,让手中握有权力和代表各自利益的集团去博弈,我们小散能做的只是顺势而为;二是,相信通过博弈,会使制度得以完善,最终散户投资者会得以公平。最多只是时间问题。是的,我到现在还是坚持第二点,因为我相信市场相信政府高层最终会保护市场的公平保护市场广大散户的利益的。也就是说,即使我这样一个对大小非制度不是很关注的投资者,也给证监会的这一次表态给激怒了!----为了自身的荣耀,要活生生的拒绝错误,而且这个错误是明摆着的!说什么大小非影响不大?我就觉得李琨的讨论非常合理:第一承认股改没有因为证监会的“股权分治改革”而完成,还要继续给与市场公平,继续完成所谓的“股权分治”改革;而现在要做得第二步就是再对大小非进行改革!第二,把大小非限定为股权控制的股份,在另外的市场正常交易,要到真金白银的市场交易可以,再交暴利税!原来的送三股的对价水平,因为那时弱势投资者并没有能力和既得利益的集团同起同坐讨价还价!看看上市公司的大小非来源,这里就不用展开了,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国家是以面值壹元每股发行股票的,也就是说原始股东最多的成本是1元,到现在,嘿嘿!很多连1厘都不用!想想这其中对正常交易投资者的掠夺是如此的黑啊。证监会最近也想救市,她推出啥?推出“二次发售、大股东增持计划”等等,这些幼稚的可笑的政策,真是笨得可笑!连小孩子都知道这些政策连望梅止渴得效果没有,还能救市?现在证监会是即怕成果得而复失,又怕最终股市暴跌的责任是自己的。

从高层的两兄弟“打架”我看到了好的苗头,也就符合我对制度性问题的看法:顺势而为,耐心等待吧。

 

 

   叶檀:不对大小非征暴利税 股改可能失败

股市直线上涨时,证监会曾经以股改功臣的形象出现,但现在,为了维护股改成绩,证监会回避错误,如此态度将使股改成就毁于一旦。

9月1日,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琨在《人民日报》上的访谈,要求对“大小非”开征暴利税,证监会“有关人士”第二天就提出针锋相对的观点,表示对“大小非”的政策将坚持原有施政态度,不会因此改变。

该人士指出,中国股市下跌的原因不是大小非恐慌症,而是实体经济下挫的阴影导致;“大小非”持有股权时间长,承担了企业能否上市、能否盈利的风险,和其他流通股一样是平等的,而且国有大股东和其他类别的大股东都向流通股股东支付了对价。如果现在反对已经解决了的股权分置问题,再搞出两个分裂的市场,重新进行“二次股改”,这等于颠覆股改成果。

证监会对大小非的维护,是对本部门成绩、是对所有大小非股东利益的呵护。呵护的办法是将所有的大小非混同于风险投资,将大小非收益混同于风险投资溢价,指出谁建议对大小非征税,就是颠覆股改成果。

证监会有关人士在错误的时间说了错误的话,这个错误如此之大,很可能真的颠覆股改成果。大小非既有风险投资形成的部分,也有利益输送的部分,因此,大小非所获得的溢价远远超过国际风险投资的平均利润。当年,新桥投资集团将其控制的韩一银行以3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国渣打银行集团,获利5.5倍,造成韩国国内的强烈反弹。为此,韩国政府修改了相关的税收规定。而我国A股市场大小非获利5倍简直是小菜一碟。当有关人士提出暴利税的时候,证监会有关人士马上通过媒体澄清,称此举是打压股改成果。

证监会有关人士应该回顾一下既得利益阶层是如何阻挠股改进程的。当时,内外两重的既得利益者全都反对支付对价的股改方案。

经典案例是,在股改如火如荼推进之时,以深发展外资股东为首的非流通股股东反对支付对价,推动零对价方案,并且以美国法律为借口,向股改发出挑战。不仅如此,当时美国新桥投资集团的中国董事总经理、深发展的大股东单伟建先生以宝钢独立董事的身份,连连发文反对大股东支付对价,而曾任国有资产管理局企业司前司长、时任多家上市公司独董、深发展七名监事之一的管维立则发表《中国股市的荒唐一幕》的万言书,全方位对股改提出质疑:“补偿流通股的主张,前提错误,逻辑混乱,没有可信的事实说明其合理性。实施这一补偿,损害了市场经济和产权制度的基础,破坏了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

当时,证监会及背后的行政力量与所有的流通股股东走在一起,坚决以赋予流通股股东类别投票权、支付对价进行补偿的方式维护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虽然这一补偿微不足道,但中国股市借此提振信心,走出了麻痹状态,进入一轮波澜壮阔的牛市行情。笔者一直强调,股改只是中国资本市场制度性建设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股改之后,怎么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抑制内幕交易、怎么应对大小非的抽血,一一摆在了市场面前。

可如今,证监会呵护大小非的语气让人哑然失笑,因为与股改时单伟建等人以市场与产权为名呵护非流通股如出一辙,只不过反对与保护的对象刚好换了个。证监会将所有大小非与风险投资混为一谈,并有意回避股改后产生的增量大小非,“没必要对‘大小非’开征暴利税,如果要开征,那么应当平等地对所有证券投资所得都要征税。‘大小非’持有股权时间长,也承担了企业能否上市、能否盈利的风险,和其他流通股一样是平等的,而且国有大股东和其他类别的大股东都向流通股股东支付了对价。”

说实话,征收暴利税有助于维护社会公平,未必能够提振资本市场,只有建立批发市场才能解决问题。同时,解决大小非的问题牵涉到各个部门的利益,不是证监会独力能够完成的,证监会希望股改成果不要被推翻。这些相信大部分投资者能够理解,但证监会角色的转变,却把自己送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并且违背了当初股改时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初衷。股改必须以保护投资者的方式深入,而不是中止。

现在的证监会,已成为股改时证监会的背叛者与反对者。 (每日经济新闻)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