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葉子

点燃智慧之光,破除黑暗无明苦厄

 
 
 

日志

 
 

谈谈伊利  

2008-09-21 23:1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价值投资的地雷就是企业本身和所处行业的风险。这是每一个价值投资者最关注的一个重点问题。在伊利身上我终于领体会到了这些风险。谁说价值投资就是一劳永逸?投机有风险,投资当然也有风险。只不过两者看待风险的角度是不同的。投机的最大风险是价格下跌,价值投资的风险在于基本面的恶化。

       这一次的三鹿奶粉事件的最后主角出乎意料的变成了伊利。三鹿的最终损失最后却奇迹的变成伊利的投资者来承担。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奇妙和无奈!

       我是伊利的投资者,现在当然也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也许这些损失能让我买来宝贵的经验教训。假如没有从中汲取教训,那可是白亏损了。

       说说我投资伊利的过程吧。去年牛市中,别的股票疯涨,而伊利却巍峨不动,是我开始看伊利的缘头。起初的几个月,伊利还是在我的股票池里几进几出。我没有太大的在意这个股票和公司。因为从报道上就知道了高管的股权激励方案近乎抢钱!对这样的高管,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投资者绝对是嗤之以鼻的。所以最多只是把伊利当作一个波段操作的股票而已。也是在这种若有若无的状态中,才开始了对伊利乃至奶制品行业的了解。

        通过粗糙的了解,后来发现了两点使我对伊利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是伊利产品结构的转变;二是市销率竟然远小于蒙牛。产品结构的变化是公司在逐步压缩液态奶,而把注意力放到较高利润的酸奶、奶粉等产品上。这体现了一个管理层的前瞻能力。而由于种种的原因,竟然使伊利的市销率极低。真正要是在一个市场化的市场化中,伊利早就给投资者高价收购了,也就是在我们这样的市场才有伊利这样的价格奇观。

       在对伊利发生极大的兴趣之后,我开始试图了解奶制品行业。当然,也只能从搜索一些文章然后自己消化开始。通过一些朋友的分析,他们的分析包括非常多的方面包括成本、景气度、发展趋势等,最后在股东见面会上,潘刚也无意中说出对整个乳品行业的预测:将会在07年见底。我综合了很多看法之后认为奶制品将有不错的拐点出现。

    股权激励的负面影响还深刻的印在脑海里面。因为这关系到公司文化、关系到公司高层的诚信和能力。没有看透这个问题,投资伊利是危险的(想不到这个风险最终没有来临反而是行业的风险痛击了伊利)。通过很多的权衡利弊,我对伊利公司的股权激励计划采取宽容的态度。股权激励计划,在象伊利、东阿等这些地方性的小企业最终膨胀成为某个行业的领头羊的企业,由于在起初对资本市场的认识不到位的情况下,把资本市场仅当成圈钱的地方,股本扩展的时候甚至经常放弃机会,为的就是多圈钱!然而最终很多这些优秀的企业最终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白白的稀释了股权,弱化了对公司的控股。在对资本市场的本质逐步深入认识的今天。大股东们才恍然大悟、后悔不已。由于大股东控股比例太小,而企业的实际掌控又是在自己手中。不免会有许多的“掌门人”产生异样的想法:管理层MBO。东阿和伊利都是免不了有这种冲动的企业。不同的处理方法,造就了其掌门人不同的结局。刘维志悠闲的生活,而郑俊怀却锒铛下狱,欲哭无泪。平心而论,这些企业假如当时没有这些“掌门人”,企业要成长成为今日的规模是不可能的。但也就是他们对企业的关键性作用,是很多“掌门人”放大了自己的影响。有的就没有考虑到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社会(比如郑俊怀);但有的考虑到了(比如刘维志)。他们都把从自己手中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企业赋予了深厚的感情。很多的“掌门人”在形容自己管理的企业的时候总是用“某某企业就象我的孩子”。但不管你是在企业一穷二白没有半分启动资金的状况下来的还是自己投入很多精力和金钱在里面,只要原来企业属性没有前瞻性的改制,你就是在为“人民”打工!说到底就是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千万不能把自己当成这家公司的老板!伊利管理层的MBO就是在这种状况下无可避免的产生了。郑俊怀一想,大股东持股就那么点,要超过这点持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很容易。当然,最终这个计划没有成功,还搭上自家的政治前途。稍微了解一下这个情况,就能够为伊利管理层的股权激励定性:其实就是提高控股权,加强大股东的掌控力(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管理层MBO),同时奖励高管员工。反过来,我们知道伊利的管理层的确为伊利的成长付出了非常多的汗水和精力,虽然方案的行权标准稍微低了一点,但我认为给伊利公司的有功人员以这些股份也并没有太过分之处。而通过股份的获得,高管的利益和公司利益的捆绑将会对公司发展非常有利。一方面,为那些蹩脚的所谓“毒丸计划”松绑提供条件;一方面由于控股程度的提高使公司的运作透明度、规范度进一步提高。伊利的大股东持股才不到10%,这样的大股东,谁做了都不安稳!而这些所谓的股权激励的股份,我认为绝大部分最后的控制权还是在呼和浩特财政局。潘刚都说了,他很多的激励股份其实就是在为其他人代持。我认为这是真的。

        就单单一个股权激励的项目,可以有许多分析,最终我还是认为乃人之常情,激励虽然做得有些粗鲁,小动作频频;但我认为这反而真实的体现了伊利人(呼和浩特人)的特性。假如这一次的伊利价格跌破10.04元,并且长期维持在这个价位。那伊利高层苦心积虑经营的股权激励方案也就轰然倒塌了!因为第一假如由于市场的急剧萎缩,今年达不到185亿元的营业收入规模,也就失去了行权的条件;第二,即使达到了185亿的规模,但股价却在10.04元以下,那整个股权激励毫无意义!我不知道这两天的重大事项未公告是什么,但我猜测除了股份的增持就是三聚氰胺事件的整改具体措施。

      对比过蒙牛和伊利之后,你就会知道谁是生产牛奶的,谁是卖牛奶的!伊利二十几年来遇到的事情不算少:独董事件、郑俊怀事件、牛根生出走事件,虽然这些都只是公司高层的变化,但遇到了很多的事情之后伊利还是保持了一定的增长。这或多或少表明了一些问题。这就是伊利的核心竞争力的问题。伊利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养牛”,在于背后的大草原!而不在于卖牛奶!而蒙牛恰恰相反,他就一卖牛奶的,他在养牛方面先天不足、的确不如伊利。牛根生原来在伊利的营销出身,而且到了蒙牛之后的确也是在营销方面把伊利狠狠的甩掉了好远!

       只要稍微了解奶制品行业、了解蒙牛和伊利公司的奶源基地的,就知道伊利其实在质量上的控制应该是最高的。至少在自己掌握的奶源基地,伊利是数量最多的质量最好的,而且高端奶制品以及奥运产品的生产不是谁都能够实现的。但为什么还会发生这一次的三聚氰胺污染呢?让我们来剖析一下。

       早在两年前就有造假参假的报道出现。而当时乳品企业几乎异口同声:不实报道。看来最终是“公关”掉了。

       这也为今次事件埋下了爆发的伏笔。业界应该对掺假的情事是略知一二的,特别是伊利,那么小的含量。伊利大致就是认为第一这种含量不会对人体构成伤害,第二要把含量做到比其他的公司低。

       说老实话,去了伊利实地调研之后,我觉得伊利的各个方面都按照自己的预测在一步步的健康发展。回来之后我甚至连致电他们公司的人员的冲动都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亲眼见到伊利的生产线,包括挤奶的环节,甚至看到送过来的原奶,的确连车子都要进行消毒之后才进行检验。说实在的当时因为潘刚在见面会上那种对“质量就是生命线”的斩钉截铁的态度、非常复杂的检验仪器使我对送奶车之前的环节放松了警惕。因为我觉得,即使造假,也应该在送奶的环节就能堵住就能把关。我没有实地到奶站去了解。而当时几位到奶农那里去调研的投资者也把奶站的这一重要环节忽略掉了。由于当时的乳制品行业处于极度的低迷期。我们把大多的精力花在其奶制品成本(原奶)的成本上和判断行业的景气拐点。与会的投资者真的因为那个整齐洁净的生产线复杂的检验设备和高层的态度以及伊利奶源基地最多等情况蒙蔽了双眼,我们选择了相信伊利。可事实告诉我们,伊利就像一个农民式的企业,真的存在着侥幸心理,认为到时候即使查出来,我也是微量的,要死,前面不知道死了多少的企业。所以,就一个对质量信誓旦旦的企业,倒在了质量上!

       也就知道三鹿奶粉事件真正爆发的11日。我才致电伊利的两位高管。我认为这个闹不好会影响到这个乳制品行业。可惜不幸言中。到了第二天,两位高管集体闭声。我非常的着急,联系几位就在伊利附近的投资者。但他们的敏感度竟然没有那么高,反过来说服我说伊利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关于掺假的事情早就做了辟谣。在奥运会供应者的高质量认知下,我也是半信半疑。不过在11日晚,我就确认为是奶源出现了问题。因为从包括三聚氰胺的物理特性以及造价的过程和目的等很多资料可以分析出来。因为对伊利有奶源基地最多的认识,所以,认为收购的散奶应该所占比例不重。也就认为出事的机会较小。说不定对于伊利还是利好呢?焦急的等待中,等来了中央电视台的加急报道:伊利也查出三聚氰胺。我的心马上一沉。伊利公司对掺假的暧昧态度终于使自己走上了一条艰难的道路!闹不好这就是伊利的一条不归路!轻轻的几毫克三聚氰胺就能够把伊利轧死并把伊利带到万劫不复之地!虽然我对国家当时处理报道这些事情时的慌乱无措感到不满,但都是技术性的问题,这里不赘述。可惜的是,在奶粉含量公告出来之后和一位公司人员的沟通中,他竟然总是强调这样的含量不会危害健康。那个时候,我连上去掐死他的心都有。你们就是这样认识事件的???看来农民就是农民,就是穿上了西装带上领带他还是农民!因为农民,他们认为掺点假没事。只要含量小,不够成身体危害就成!也许是我的那顿“臭骂”之后才有《伊利集团致亲爱妈妈的一封信》。但我依然觉得伊利没有把这件事看透,没有把事情的解决做彻底!假如后续的动作伊利还是如此的缓慢,那伊利真的很可能要走上一条不归路!

        伊利脱胎于国企,其管理本质上就是官僚体系下的一个企业。即使是郑俊怀在伊利的教主地位的人依然逃脱不了官僚的体制的五指山。难道单凭郑俊怀自己的力量,就能把管理层MBO进行到如此的阶段?而最终他却锒铛入狱!这是为什么?这对我们现在考察伊利有意义吗?是的!有!就是伊利的管理层之后还有一只黑手!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真正的把持着伊利!从这个角度看,你就可以理解潘刚了。很多人都以为潘刚少年得志,为加在潘刚头上的光环感到幸福。在我看来至少潘刚是一个受制于人的傀儡。即使这个傀儡在某些业务运作方面有权力,但大事最终的决定权一定不在潘刚身上,而在于潘刚背后的官僚们上,在于官僚体制上。我就不信,象潘刚的层次会停留在“这种含量无碍健康”。说这些话的人,首先想的是什么?言下之意是什么?就是我没错!我没有漠视人民的健康!我要推卸责任!这对一个官员的安全和政治命运来说,是最重要的!但对企业却是致命的。我不知道最终潘刚会不会被处罚,但一定有某些伊利的台面高层要受到严厉的处罚。因为现在中央的态度非常明确坚决,而且呼和浩特也组成了调查机构。

       伊利的事件会过去,但伊利二十几年苦心经营的企业形象也毁于一旦。这种修复不是靠政府的支持、不是靠生产扩大来实现的,而是要靠伊利的诚心和能力并进行艰苦的努力才能有一丝希望的!价值投资,就是按照基本面来决定介入与退出,伊利现在的基本面已经发生变化,市场往着非常恶化的方向进行。所以在这种极端情绪下,只会使伊利产生一个绝对的低点。在这种状态下,一方面基本面变化要求退出,另一方面极端的情绪有可能造成极低价格。所以对于散户,我们只能看公司的进一步动作能否力挽狂澜(其实我是不报太大希望的),寻找适当的时机,在事件过后,民众及消费者情绪稳定后再做操作判断。

        我的投资研究没有做得细致,没对食品风险的把握好是这次投资的致命伤!在此,我对因为我的误导买入伊利的朋友道歉!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